导航菜单

严震生/与索马利兰互设代表处 何不一步到位建交?-武则天之后的皇帝是谁

其次,我国不是在所有非邦交国都设有代表处或办事处。许多小邦交国与我断交后,也曾希望我们能够留下一个代表处,但基于双方没有太多的实质经贸文化关系,我国政府大都拒绝这方面的提议。目前与我维持互设代表处的非邦交国家,大都是欧美及亚太、拉美及中东的大国,在非洲也仅有南非和奈及利亚两国。

● 严震生/政治大学国际关系研究中心研究员

我们当然不希望以目前台湾的综合国力,在没有北京的打压下,仅争取到与索马利兰互设办事处的「突破」,没有一步到位建交让我们完全看不到民进党政府的气魄。打打台湾代表处的擦边球就沾然自喜,未免也太廉价了吧!

索马利兰原先是英国的殖民的,在1960年6月26日独立,随即在同年7月1日加入前义大利殖民地、同文同种的索马利亚。不过,在军事政变上台、执政长达22年的领导人席亚德(Mohamed Siad Barre)于1991年内战中被叛军推翻后,索马利兰趁势在混乱中宣布独立,至今近30年之久。

个人在上世纪九○年代进行非洲研究时,就曾提出有两个北京都不承认的独立政权,值得我们与其发展正式外交关系,除了西北非的西撒哈拉(Western Sahara)外,另一个就是索马利兰。当时索马利兰在1991年脱离处于军阀割据、内战无政府状态的索马利亚(Somalia),是否能够存活下来,还是会被索马利亚用武力拿回,仍有变数。但经过一段时间的政府顺利运作后,个人就觉得它是一个值得发展正式外交关系的对象。

期间举行多次总统大选,出现了四位不同的国家领导人,也有过政党轮替的情形,政治朝着自由民主迈进,社会也相对稳定。不过,基于它原先是索马利亚的一部份,因此世界各国仍然选择维持与政治混乱、社会动荡的索马利亚之外交关系,而没有对索马利兰作出外交承认。

外交部的原则是目前仅剩的十五个邦交国若与我断交,基本上就不会再有代表处或办事处的设立。如今,吴部长显然没有遵循这个基本的共识,竟然选择和一个与台湾没有什么经贸互动、缺乏文化交流的国家设立代表处,而不是建立正式外交关系,是否意味我国外交政策有所调整?

 ▲索马利兰外长穆雅辛会见总统蔡英文。(图/外交部提供)

▲索马利兰国家主权地位不获国际组织承认,与中华民国处境类似。(图/翻摄自维基百科)

外交部长吴钊燮在7月1日的记者会中宣布我国与非洲之角(Horn of Africa)的索马利兰(Somaliland)将互设代表处,这对于长期希望能够在东北非有一个外交据点、而过去在埃及开罗和肯亚奈洛比(Nairobi)的努力功败垂成后,当然是一个好消息。

热门点阅》●以上言论不代表本网立场,欢迎投书《云论》让优质好文被更多人看见,请寄editor88@ettoday.net或,本网保有文字删修权。

基于此,当吴钊燮部长宣布仅与索马利兰互设代表处,就显得不符合我国目前的外交战略意义。首先,对索马利兰这样一个「未被承认」的国家,我们仅设立代表处,显然有自贬身价的嫌疑,因为若是连北京都不承认的国家,我们与其建交不仅不是挖外交墙角,也没有破坏两岸关系,难道我们是画地自限吗?

我国在非洲目前仅有史瓦帝尼(Eswatini)一个邦交国,另外在南非和奈及利亚两国设有代表处(分别是驻南非共和国台北联络代表处和驻奈及利亚联邦共和国台北贸易办事处),索马利兰代表处将是第四个驻非洲的外交单位。在蔡英文总上任至今连续丢掉七个邦交国后,能和索马利兰发展关系,算是暂时止血。不过,由于索马利兰和中国大陆并没有外交关系,更何况仅是设立代表处,而非建交,因此并非互挖墙角。

我们想让你知道…以目前台湾的综合国力,在没有北京的打压下,仅争取到与索马利兰互设办事处的「突破」,没有一步到位建交,有自贬身价的嫌疑。

严震生/与索马利兰互设代表处 何不一步到位建交?

最后,吴部长在宣布这项消息时喜形于色,或许外界会解读是一项外交突破,但若成立代表处,为何不延用普遍使用的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Taipei Economic and Cultural Representative Office,TECRO),而选择台湾代表处(Taiwan Representative Office),满足台独基本派的诉求,并营造一个外交突破的假象?难道是因为不希望使用中华民国的头衔,而放弃正式建交?